當前位置:您當前的位置 : 承德市紀委監委 >> 紀律教育 >> 廉政文化

榜樣 | 心有大愛打鐵人——追記江蘇省常州市紀委副書記于強

來源: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發布時間:2020-07-28 09:33:56

  6月5日,芒種節氣,雷雨交加。

  這一天,病倒在工作崗位上的江蘇省常州市紀委副書記、監委副主任于強,經醫治無效不幸逝世,享年53歲。

  日前,江蘇省委組織部為于強同志追記一等功,省紀委發出通知,號召全省紀檢監察干部學習于強同志先進事跡,常州市委追授其“常州市優秀共產黨員”稱號。這位為紀檢監察工作奮戰了近20年的打鐵人,踐行了新時代優秀紀檢監察干部的初心和使命。

  工作刻不容緩,卻把自己病痛拋諸腦后

  5月11、12日,于強與各審查調查室討論在辦案件。

  5月13日上午,于強趕赴鐘樓、新北,現場督查安全生產和長江大保護等工作。

  5月14日上午,于強參加市紀委監委“打鐵必須自身硬”專項行動暨建設模范機關推進會,及隨后的市紀委常委會、市監委會議。

  “在常委會上,于書記看起來坐立難安,頻繁在椅子上調整姿勢,后來甚至站起來走出了會議室。”負責會議記錄的顧犇回憶道,在他的印象中,于強是最坐得住的人,辦案需要的時候,他一坐就是4個小時,連洗手間都不去。

  主持會議的市委常委、市紀委書記、市監委主任張春福也看出了于強的反常,在會后找到于強,勸他休息幾天,好好去醫院檢查一下。

  “沒事,下午還要去溧陽調研,結束了去做做針灸。”于強笑笑說。于強患有強直性脊柱炎,所以對于這次劇痛,他一直沒怎么在意。

  原定于當日下午1點半出發去溧陽,在1點17分,顧犇接到了于強的電話,“他說身體不舒服去不了了,現在回想,這更加反常,于書記從來沒有因為身體原因臨時推掉早就安排好的工作,當時他一定是疼得實在忍受不了了。”

  5月15日,于強住院。據醫生介紹,晚一兩天入院,于強就會陷入昏迷。5月18日,確診為胃癌晚期。5月23日下午,于強突然呼吸衰竭,進入重癥監護室。6月5日上午9點45分,于強永遠地停止了呼吸。

  胃癌發現得越早,治愈率越高,于強去年的體檢報告尚無明顯異常。據醫生介紹,他的病情是在半年內迅速惡化的。而在這期間,于強把自己“隔離”了。

  去年10月左右,于強出現腰疼、容易餓等癥狀,他答應家人從省委黨校培訓回來就去醫院檢查。今年1月,他從南京回常州后不久,新冠肺炎疫情突如其來。

  當時,市紀委監委正在查辦常州市軌道交通發展有限公司的窩案,2名涉案人剛被采取留置措施。于強既分管委機關4個審查調查室,又分管負責留置場所后勤保障的紀律審查管理服務中心。留置場所的疫情防控刻不容緩,審查調查的整體推進不能耽誤,于強再次把自己的病痛拋諸腦后。

  “1月23日,在常州市疫情防控應急指揮部成立之前,于書記就督促我們做好留置場所防疫物資的籌備。”紀律審查管理服務中心主任張躍新介紹,“當時全市所有藥店的口罩已經全部售空,我們聯系了幾家醫藥公司才買到200個口罩,遠遠不能保障辦案需求。”

  “當時他就坐在我身邊,和我一起在網上搜索,搜到了就親自打電話和企業協調,很快就采辦到第一批3000個口罩,緩解了燃眉之急。”張躍新說。

  在于強的部署下,常州市紀委監委留置點實施了“最強”疫情防控制度——全員封閉管理,嚴格執行審批制度及防疫檢測制度,制發疫情期間人員出入證及車輛通行證,只有人、證、審批表、體檢四者合格方可出入。

  防疫制度剛出臺沒幾天,于強一個人開車進留置點時,因沒有新的出入證和通行證,被門衛小陳攔在了大門外,“于書記不好意思,您這沒有證件,我不能讓您進去。”

  于強樂了:“用不著道歉,你就得攔住我,要是讓我進去你就麻煩了。”

  疫情防控期間,只要一有空,于強就來留置點突擊檢查,看看大家有沒有嚴格遵循防疫制度,是不是還有防疫盲區。大家在食堂吃飯,他卻到后廚突擊檢查食品衛生;碰到保潔員正在消毒,他也要問一句有沒有按標準比例配制消毒液。

  在生命最后時刻,依然公私分明

  走好自己選的路,再苦再累也無悔。于強就是這樣的人,這樣的品質傳承于他的父母。

  于強的父母都是老一輩共產黨員,新中國成立初期就考取新疆高校并扎下根,在新疆干了一輩子,退休后才回常州與孩子團聚,于強傳承了父母的奉獻和堅守。

  2014年,父親患病離世后,于強把母親接到家中照料。老舊公寓樓沒有電梯,76平方米的房子只有兩個房間,母親住一間,妻子和女兒住一間,于強自己在客廳沙發上睡了1年多。而這個老房子,于強一家已經住了快20年。母親腿腳不好,上下5樓很不方便,于強夫妻這才狠狠心,貸款買了套附近樓盤清盤的尾房。

  于強和妻子石錦健都曾是化工廠的工人。1995年他通過招考進入市檢察院工作。幾年后化工廠改制,石錦健下崗了。

  “當時我跟于強說,你能不能找找人,給我安排個工作,也好貼補下家用。他卻說咱家現在不挺好的嘛。”石錦健說,“后來我找了家賓館干了十幾年,又下崗了,就跟于強吵,你怎么也不管管我,至少把我工作安排一下。”

  “咱們又不是活不下去,實在不行你就在家歇著,我養你。”于強說,后來石錦健自己找了個小公司當倉庫管理員,女兒結婚后,她才退休回家照顧外孫女。

  家里的親戚朋友,有什么事情從來不找于強。妻子的妹妹說:“自己的妻子下崗這么多年了,他都沒幫著解決,我們就更不好意思去開這個口了。”

  于強常年撲在案件上,家里都是石錦健操持,一開始也有怨言,但無論她怎么抱怨,脾氣溫和的于強都只是笑笑。只要在家,于強就變著花樣做飯給妻子女兒吃,彌補心中虧欠。

  女兒于怡冰也傳承了爸爸的作風,凡事靠自己,自己考大學,自己找工作。于怡冰和丈夫都是市電視臺的合同制員工,工作3年多來,單位里沒人知道她父親是市紀委監委的領導。

  住院期間,為減輕于強家屬負擔,市紀委監委辦公室每日派人送飯到醫院,于強看見了,硬是讓駕駛員把他的飯卡帶回去刷,并交待說:“吃了多少就刷多少。順便買點茶葉過來,給大家泡茶喝。”

  紀檢監察干部是“打鐵”的人,于強就把自己錘煉成“鐵打”的人。在生命最后時刻,他依然公私分明。

  彌留之際,他叮囑家屬:“不要向組織提要求、添麻煩。我的病已經沒有搶救的價值,不要去上海治療再浪費公家的錢了。”

  抽絲剝繭破局,日夜無休督戰

  于強平時個性溫和,毫無架子,但一涉及到辦案,他便十分嚴格。重要案件的查處背后,是他抽絲剝繭破局,日夜無休督戰。

  常州市監委成立后辦理的留置“第一案”,是常州市軌道交通發展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軌道公司”)計劃合同處原處長黃某某受賄案。2012年,常州地鐵獲批建設,常州市政府投資成立軌道公司負責各項具體工作。黃某某作為優秀公務員代表被選派至軌道公司,負責公司招投標組織管理等工作。

  2017年下半年,常州市紀委陸續接到多件關于黃某某的舉報信。當時于強剛被提拔為市紀委副書記,在他的帶領下,該案初核階段,在無一份本人供述和證人證言的條件下,就已形成完整的證據鏈。

  2018年3月27日,黃某某被采取留置措施。接受訊問時,面對鐵證如山的事實,黃某某表示震驚:“沒想到組織調查得這么清楚!”短短5天內,他就交代了其利用職務之便,在軌道交通項目招投標、相關施工單位鋼材供應過程中為他人牟取利益,收受10余人賄送巨額錢物等問題。

  “3個月的留置期間,黃某某在最初的5天就基本交代了主要問題,進展可以說很順利。但于書記卻沒有松勁,要求我們針對黃某某在不同階段的心理反應,采取不同的應對措施,對其進行心理疏導。”常州市紀委監委第二審查調查室副主任吳濤對于強以人為本的辦案理念記憶深刻。

  黃某某患有疾病,辦案人員安排了周到的醫護保障。在解除留置前,專案組臨時黨支部專門為黃某某召開了一次特殊的組織生活會。人性化的辦案方式,令黃某某對辦案人員充分信任,他寫下近萬字的《悔過書》,對所犯錯誤進行了深刻剖析、真誠懺悔。根據他之后的供述,另外兩名涉案人受到組織審查調查。2018年12月21日,黃某某被判處有期徒刑四年六個月,其余兩名涉案人也分別被宣判。

  該案的查辦暴露出軌道公司在制度機制建設及執行等方面的嚴重問題,常州市監委向軌道公司發出首份監察建議。然而,軌道公司整改不嚴不實、浮于表面。黃某某案件雖是個案,卻牽扯出軌道公司內不少其他問題線索。在其被宣判后,市紀委監委一直在圍繞問題線索開展調查,潛伏在深處的窩案逐漸浮出水面。截至目前,該案已留置13人。

  此外,掃黑除惡專項斗爭開展以來,在于強的帶領下,常州市2019年掃黑除惡“打傘破網”監督執紀問責績效評估在全省排名第一等次,查辦了常州市高新區原黨工委書記顧黑郎、市中級人民法院執行局原局長謝國勤等一批當地重要留置案件。截至今年5月31日,常州市紀檢監察機關共查處涉黑涉惡違紀違法黨員干部和公職人員289人。

  就是這樣一位在紀檢監察戰線奮戰近20年的打鐵人,先后直接指揮和參與查處的黨員干部嚴重違紀違法案件逾百起,并多次參與中央紀委國家監委、江蘇省紀委監委大案要案查辦工作。多次受常州市委市政府及上級機關的表彰和嘉獎,被市委表彰為“作出突出貢獻的黨務工作者”。

(★^O^★)MG猴子基诺_稳赢版 平特三连肖高手论坛 单机版砸金花棋牌游戏 星悦内蒙麻将新版 爵士vs凯尔特人 重庆时时全天计划网页版 吉林快三真准网走势图 香港49选7永久公式 九乐棋牌客户端 闲来麻将游戏下载 69捕鱼钓鱼岛下载 辽宁11选5任5走势图 山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中国福利彩票彩民论坛 全民南平麻将下载 星悦陕西麻将官方下载 快乐十分稳赚技巧陕西